6 月 29 日闲话

魔怔是以敏锐而细腻的眼光探视生活,再以大胆而生动的语言抒发所想(多头,6 月 23 日);谜语是只有细节的白描,没有整体大方向指路。

魔怔的本意是什么?依我看,本源是戏谑地看待一切。昨日在谷群里看到,有人说看到他人在对线,进去魔怔几句,双方便都开始魔怔,对线也消停了。这很好啊!别把一个破网站上的言语看得太重,戏谑一些。

换位思考也是有意思的。换位思考有尽头吗?每当我换位思考,比如,当不理解他人的决策时,将自己置于其本人位置上重新决策,大多数时候都会得出与本来坚持的想法一致的结果。是我涉世不深,太天真了吗?是我太固执了吗?是我不理解换位思考的精髓吗?多头说,人与人之间的难以互相理解;理解来源于认知。作为非常固执的人,可能便无法有效地换位思考吧。但有时,把自己作为一个局外人看争执的双方,总会觉得这一切啼笑皆非,再换回自己的角色,就没心思争执下去了。这就是“戏谑地看待”:一旦态度变得戏谑,就不再想参与各种纷繁无用之事了。

“位置”本身就并非良定义。作为小孩,总会听到“等你长大了就懂了”这样的话;作为魔怔的小孩,我总会在想要坚持自己的想法时,先用“等我长大了,我是不是会后悔?”一类的话质疑自己。然而,这样的质疑是无尽头的,“等我长大了,我是否会后悔我对自身的质疑?”。可能世界观本身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改变吧——这更加证明悲观的结论:人与人之间,即使是不同时段的同一个人之间,不太可能完全理解了。

既然不能互相理解,就做个谜语人吧。

我喜欢什么?我不喜欢艰深晦涩的文字,我喜欢充满细节的白描。比如,我喜欢刺激的东西。我喜欢转动的圆圈;我喜欢弹跳的小球;我喜欢刺眼的配色,我喜欢繁华落幕的余晖。我喜欢简陋地搭建的、类似于工地上建筑工人住的房屋;我喜欢熬夜玩卡牌游戏;我喜欢草地;我喜欢开着空调的博物馆。我喜欢在高铁上买东西;我喜欢地面用鹅卵石铺满的园子。我喜欢夹杂着盐味和腥味的海风,我喜欢饱含水汽的空气。我喜欢在夜晚,on dark for dark business 的 dark nights,无论是行走或是乘坐着交通工具,戴着耳机,漫游在街道上。——我喜欢做一个谜语人。

原文链接:,转发请注明来源!